大麦网-全球演出赛事官方购票平台-100%正品、先付先抢、在线选座!

当前位置:主页 > 古诗文 > 正文

這個“瘋娘”敢“破相”

作者: admin 来源:未知 发布时间:2022-01-19

关键词: 胡氏沙鲽, ┊阅读:次┊

  7月27日,湖南長沙大劇院,由中國戲劇表演協會、湖南省常德市委宣傳部主辦的“戲曲名家精品劇目演出活動”——常德漢劇《我娘是片鑰匙》演出結束後,站在舞台中央的主演彭玲,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情感,抽噎著哭出了聲。

  “如果不出意外,《我娘是片鑰匙》應該是我演出的最後一部劇目。因為傷病,我決定封箱。站在舞臺上,想著演一場少一場了,我……沒忍住。”説起那天的“失態”,彭玲紅了眼眶。

  彭玲出身於梨園世家,父母都是常德漢劇行裏的名角兒。“我在媽媽肚子裏的時候,就每天聽漢劇了。”彭玲説,在這樣的環境裏,她自幼受到良好的藝術熏陶,熱愛戲劇幾乎是與生俱來的。

  1979年,湖南省藝術學校在常德開設漢劇科,11歲的彭玲背著父母參考,順利成為常德漢劇科的第一批學員。起初,父母都反對彭玲學戲,但她心意執著,並憑著一股刻苦勁感動了父母。隨後,母親教彭玲唱腔,父親教彭玲練功,有時一家人還一起看劇本説戲。

  16歲時,彭玲被分配到常德市漢劇團,和父母成了同事。在父母的介紹下,彭玲拜京劇名家李玉貴為師。一年後,彭玲參加常德城區青年演員競藝比武,一舉奪魁。

  20世紀80年代末,劇團經營慘澹,許多年輕演員都下海賺錢,團裏幾乎就剩彭玲一個青年演員。有時,送戲下鄉一去就是幾個月。

  十年堅持和磨礪讓彭玲迅速成長。1995年10月,彭玲榮獲湖南省戲劇最高獎——芙蓉獎;1996年,湖南省文化廳與省電視臺聯合舉辦電視戲劇大賽,彭玲以一齣《宇宙鋒》摘得金獎;1997年,湖南省舉行新劇目調演,彭玲第一次出演現代戲《山石情》中的女主角,又獲田漢大獎。

  2004年,彭玲憑藉新編歷史劇《紫蘇傳》獲得中國戲劇第22屆梅花獎。但是彭玲並沒有停止對藝術追求的腳步。2005年8月,著名京劇表演藝術家孫毓敏收彭玲為徒。至此,她向孫毓敏、張洵澎、岳美緹等京昆藝術家請教學習,使她的藝術視野更加開闊。

  彭玲得獎無數,但在戲曲界專家的眼中,她最大的藝術成就在於借鑒了京劇和其他劇種的發聲方法,革新了常德漢劇的唱腔,為漢劇的傳承和發展作出了重大的貢獻。

  2012年,常德市漢劇院改制為“常德漢劇高腔保護中心”,彭玲擔任中心主任,肩負起常德漢劇高腔傳承、發展的重任。

  勤學苦練是成功的基礎,彭玲深深懂得這個道理。在飾演《思凡》中的小尼姑時,單是一個拋佛珠的動作,彭玲就練習了幾百遍,剛開始時,她常常被佛珠打成“熊貓眼”。漢劇絕活兒“瘋眼”的表演難度很大,在《宇宙鋒》中,人物似瘋非瘋的情狀下,能有特色地成功運用這一“瘋眼”絕活非常不易。彭玲對著鏡子、蠟燭,沒有空調、不開風扇,在煙熏火燎中練習。練得雙眼腫脹充血,頭暈目眩,走路不穩,但她仍咬牙堅持。在母親楊麗華的指導下,又請其他師傅教訣竅,再加上自己不斷地練習,彭玲成功地掌握了“瘋眼”表演。孫毓敏看了她的這一演出讚揚道:“她的眼睛會説出人物靈魂的話。”

  經過40餘年的舞臺錘鍊,彭玲對舞臺表演有著深刻而獨特的體悟。“以前都是以模倣傳統戲為主,根本不知道怎麼去體現人物,但正是傳統戲的錘鍊,為我打下了堅實的基礎。隨著年齡和閱歷的增長,舞臺經驗的豐富,對於表現人物我也有了自己的感悟。我總説,我們是在別人的故事裏流淌著自己的眼淚,這也是老師教我們的真聽、真看、真感受。另外,演員的眼睛很重要,因為眼睛會傳達很多資訊和情緒。再者就是氣息,氣息不僅是與唱有關,表演、身段、節奏也要從氣息中出來。”

  彭玲選擇的封箱劇目《我娘是片鑰匙》改編自王恒績小説《瘋娘》。該劇講述一位患有精神疾病的“瘋娘”,其無垠的母愛天性像一片鑰匙,打開迷亂中人的心鎖。

  雖説在《宇宙鋒》《失子驚瘋》等傳統劇目中演繹過“瘋”角色,但塑造《我娘是片鑰匙》中的“瘋娘”,對於彭玲來説並不容易。“《宇宙鋒》裏的趙艷容是裝瘋,《失子驚瘋》中的胡氏是真瘋,《我娘是片鑰匙》中的‘瘋娘’是間歇性的瘋。我們皮黃劇種表現現代戲有點拘謹,因為皮黃劇種的傳統戲已經形成了一定的程式和規律,在演現代戲的時候,總有傳統戲的影子。但這次的人物跟以前的創作完全不一樣,怎麼演,怎樣把握尺度,我思考了很久。”

  最終,在該劇編劇和導演的幫助下,彭玲以細緻入微的表演、極具張力的聲腔,以及“瘋眼”、耍佛珠等絕活,將一位愛子如命的“瘋娘”呈現給觀眾,瘋癲癡傻的行為與深厚博大的母愛形成強烈的反差,令人動容。

  彭玲突破性的表演也得到了戲劇界專家的認可。在演出之後舉行的藝術研討會上,專家一致認為,彭玲在劇中的表演集其40餘年舞臺表演之大成。

  “著名演員於是之曾説,演員塑造形象時,身體最活躍的有三部分,腳步、手勢和眼睛。這三方面,彭玲都駕馭自如。”戲曲理論家趙景勃説。

  “敢於‘破相’太難了,因為要把原來所塑造的和追求的美全部破壞掉。‘瘋娘’的形像是醜的,但醜裏見美,瘋中見善良、見偉大的母愛和人性的光輝。彭玲創作的過程是破相的過程,形象、心象同時要破,這個創造不得了。”藝術家李利宏説。

  中國戲劇表演協會會長黎繼德認為,彭玲的表演不僅潤物無聲地將傳統化入了現代戲創作,更進行了值得借鑒的突破和創新,這是很有意義的。

加入收藏 查看评论复制给好友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
  • 织梦CMS官方
  • DedeCMS维基手册
  • 织梦技术论坛